首页  »  药王天棺·重启  »  药王天棺·重启
高速云播放晚高峰期可能卡顿请耐心等待缓存一会观看!
高速云M3U8晚高峰期可能卡顿请耐心等待缓存一会观看!
《药王天棺·重启》内容简介
……
药王天棺什么时候上映

快板 武数“同仁堂” 文本铁匠炉 竹板打、响连天,观众在屋内听我言 打起了毛竹我就唱,先有的三皇后有的天 三皇五帝造世界,老君爷生在了甲子年 老君爷随身带五行,他是金木水火土占全 老君爷五行先用的火,他是口当风箱手当钳、磕膝盖打铁整三年 打的老君疼痛难忍,上天刷下了旨一篇啊赐给你这洪炉整一盘 赐你的砧、赐你的碱?,赐给你这六块合页板是四块长的两块短 这四块长、打四面,两块短的有风眼 公鸡毛、母鸡毛,来回来去把风摇 公鸡尖、母鸡尖,来回来去把风扇 能打锄、能打镰,打了个马掌滴溜圆 打烧锅和烧炭,铁锅出在荻鹿?县 大云眼、小云眼,门鼻钌铞、铁勺还有铲锅铲 鞋铺 二月二、三月三,王禅老祖下高山 王禅老祖是真有份,收了位徒弟叫孙膑 孙膑爷不把高山下,世上谁留鞋和袜 孙膑爷他下山早,随身带着这么几宗宝:锥子剪子月牙刀 月牙刀、亮堂堂,先裁底呀、他是后裁帮,四合页子整一双 大师傅做活真有样,他屁股坐在马扎上 左一扎哎右一拉,哎你这个买卖有财发 轧一锥子过一线,三年五年的不开绽 首饰楼 竹板打、开了头,眼前的买卖怎么这么熟 我是仔细看、我是仔细瞅,金字招牌的首饰楼 首饰楼、真不假,大众池里?我是拜花把 花把爷、手头楞,能打龙能打凤、能打这金瓜钺斧朝天凳 打金瓜儿、和银瓜儿,能打这八宝九连环儿 打金锭儿、和银锭儿,打了个凤凰双展翅儿 能打金、能打银,能打这财神聚宝盆 打完这么一头又一头,能打这狮子滚绣球 张大娘、李大娘,要打首饰您这强 哎张大嫂啊李大嫂,要买首饰您这好 您这个买卖真红火,受累,给我这伙计??打一个百岁长名锁 棺材铺 棺材铺,这个棺材铺供祖先,棺材铺祖先是鲁班 这个鲁班爷不下山,世上谁把手艺传 鲁班老祖下山早,下山他带着这么几宗宝,这个锛子斧子大锯条 带来了斧、带来了锛,带来了大锯定乾坤 带来刨子带来了钻,带来了墨斗一条线 这个锛子锛、斧子砍,大锯能拉棺材板 左三五、右五六?,埋在地下不怕沤 您说这个买主有多冤,他买回家去还得哭几天 剃头棚 这个七步走、八步溜,三绺青丝挂在门头 三绺青丝门头挂,这三教九流本是一家 一家人、数一数,太白金星收罗祖、罗祖爷又收汉光武 汉光武收过吕洞仙,他给罗祖站过班 这罗祖爷、秉性高,七月十三得宝刀 说得刀道得刀,这个得刀就在洛阳桥 洛阳桥、三丈高,块块石头能磨刀 上七块、下八块,中间他撤出两块来 粗石头磨,细石头釭,宝刀磨得明又亮 舀开水、兑阴阳,两块手巾一块方来一块长 这长的搭在肩膀上,方的就搭前胸膛 男剃前、女剃后,僧道两门剃左右 剃完头、扫扫眉,然后再打这个五花锤 五花锤、打的定,起个名儿叫放睡 给了钱、入了柜,一转身又来一位 豆腐房 一进大街、我就表表古,我表表怀来卖豆腐 卖豆腐怀来他占先,后卖这豆腐关美髯 关老爷不把豆腐卖,世上什么人留下了荤素菜 一个小驴一盘磨,水中求财真不错 这个人吃豆腐猪吃渣,哎你这个买卖有财发 一盘磨、两个眼,掌柜的没事(kuai三声)豆(chan三声)儿 左一(chen二声)儿、右一(chen二声)儿,做出的豆腐爱死个人儿 豆腐丝儿、豆腐块儿,买回家去哄老伴儿,拍一条黄瓜就是凉菜儿 又是酒、又是菜儿,我坐在旁边陪着你老(女)伴…… 你坐在旁边陪着你老(女)伴 同仁堂 叫列位您真帮忙,楞说同仁堂旁边有豆腐房 同仁堂,同仁堂开的本是老药铺,先生就好比神手自在王 药王爷就在当中坐,十大名医列两旁 先拜那药王后拜你呀,你是药王爷的大徒弟 这个药王爷他本姓孙,骑龙跨虎手捻着针 内科的先生孙思邈啊,外科的先生华佗高 这个孙思邈,医术高,三十二岁保唐朝 正宫的娘娘得了病,他是走线号脉治好了(liao) 一针治好娘娘的病,两针他治好龙一条 万岁爷闻听龙心喜,传旨宣他入当朝 封他个文官他也不要是封他个武将他把头摇 万般出在无计奈,才钦赐一件大黄袍 这一旁怒恼哪一个?怒恼了敬德老英豪 微臣我:东档西杀南征北战跨马抡鞭功劳大,为什么不赐大黄袍 这先生治好娘娘病,您就钦赐大黄袍 说着恼来道着怒,手持钢鞭赶黄袍 一赶赶到八里桥,这药王爷的妙法高,脱去了黄袍换红袍 黄袍供在药王阁(gao三声),黎民百姓才把香烧 您这个买卖有栏柜,那栏柜本是三尺三寸三分高 一边放着轧(ya)药碾,一边放着轧(zha)药刀 (后面都念轧zha) 轧药刀,亮堂堂,各种的草药他先尝 先轧这牛黄和狗宝,后轧槟榔与麝香 (佟守本先生这还有两句……桔梗……大黄,请高手指教) 桃仁陪着杏仁睡,二仁躺在沉香床 睡到了三更茭白夜,胆大的木贼跳经墙 盗走了水银五十两,金毛狗儿叫汪汪 有丁香他给鹿茸去送信,人参这才坐大堂 佛手抄起甘草棍,棍棍打在陈皮上 哎打的这个陈皮流鲜血啊,鲜血甩在木瓜上 大苏/嵩?丸,小?丸,胖大海啊滴溜圆,狗皮膏药贴风寒 (高凤山先生到这打住,佟守本先生还有几句: 有一全丸,二顺丸,三清丸还有这槟榔四消丸 五虎丸,六神丸,七真丸,八宝丸,九龙丸,还有这十全大补丸) 我有心接着药名往下唱,唱到明天唱不完 我唱的是:祝各位身体康健,福寿双全!



孙思邈是哪个朝代的人?他有什么著作?主要思想是什么?

孙思邈 孙思邈,京兆华原(今陕西省耀县)人,约生于隋开皇元年(公元五八一年),卒于唐永淳元年(公元六八二年),活了一百零二岁(有的考证活了一百四十一岁)。人们把他当做“神仙”,尊称为“药王 ”。 他从小勤奋好学,七岁读书,每日背育一千多字,有“圣童”之称。到了二十岁,已精通诸子百家学说,既“善谈庄、老”,又“兼好释典”,学问非常渊博。隋唐两代帝王屡次请他做官,他都“固辞不受”,而立志学医,他的这种认识,是从切身体验中得来的。他小时候,体弱多病,要经常请医生诊治,“汤药之资,罄尽家产”。周围贫苦百姓,也跟他一样,因为患病弄得穷困不堪,有的竟得不到治疗而悲惨死去这些事,使他感到:“人命至重,有贵千金。一方济之,德逾于此”(《千金要方》自序)。因此,他十八岁开始,就“志于学医”,并下了很大的苦功,所谓“青衿(古学子所穿的衣,后称入学的生员)之岁,高尚兹典。白首之年,未尝释卷”(《千金要方》自序)。经过这样长期刻苦的钻研,他的医学造诣很深,成为隋唐时期医药界的佼佼者。宋代林亿称道:“唐世孙思邈出,诚一代之良医也”。 他所著的《备急千金要方》,简称《千金要方》,共三十卷,内容极为丰富。分医学总论、妇人、少小婴孺、七窍、诸风、脚气、伤寒、内脏、痈疽、解毒、备急诸方、食治、平脉、针灸等,共计二百三十二门,收方五千三百首。特别值得注意的是,书中首创“复方”。《伤寒论》的体例是一病一方,而孙思邈在《千金要方》中发展为一病多方,还灵活变通了张仲景的“经方”。有时两三个经方合成一个“复方”,以增强治疗效果;有时一个经方分成几个单方,以分别治疗某种疾病。这是孙思邈对医学的重大建树,是我国医学史上的重大革新。《千金翼方》是对《千金要方》的补编。书名含有和《千金要方》相辅相济,羽翼双飞的意思。此书共三十卷,其中收录了唐代以前本草书中所未有的药物,补充了很多方剂和治疗方法。首载药物八百余种。这两部书,合称为《千金方》,收集了大量的医药资料,是唐代以前医药成就的系统总结,也是我国现存最早的医学类书,对学习、研究我国传统医学有重要的参考价值。宋代郭思高度评价《千金方》,说:“世皆知此书为医经之宝”(《千金宝要》)。清代医学家徐大椿也认为该书“用意之奇,用药之功,亦自成一家,有不可磨灭之处”(《医学源流论》)。这书不仅在国内受欢迎,而且还影响到国外,如朝鲜,日本。公元六O八年,日本来中国学医的医生,就把《千金方》等方带回日本,对日本的汉医影响深远。 由于孙思邈结合实践,虚心地广泛地学习各家之长,所以医学水平很高,有许多独特的贡献。其中,对脚气病的治疗最为擅长。脚气病是由于人体缺乏维生素乙引起的。这种病多少年来折磨着江南一带群众。孙思邈在学习前人和总结群众经验的基础上,经过长期探索,终于提出一个有奇效而又简便的防治方案,那就是用防己、细辛、犀角、蓖麻叶、蜀椒、防风、吴茱萸等含有维生素乙1的药物来治疗,用含有维生素乙1的谷皮(楮树皮)煮汤调粥常服来预防,这在世界医学史也是非常先进的。欧洲于公元一千六百四十二年,开始作脚气病的研究,而孙思邈早在公无六百年左右,已经详加论述,并掌握了正确的防治方法,比欧洲早了整整一千年。 孙思邈特别重视妇幼保健,是创建妇科的先驱。他在《千金要方》中首例妇科三卷,儿科一卷,把妇儿科放在突出的地位。他还打破当时医学界“各承一业”的陋习,主张用综合疗法治病。他说:“良医之道,必先诊脉处方,次即针灸,内外相扶,病必当愈”。他本人用药、用针、用灸都很精熟,对病人,不问“贵贱贫富”,不分“昼夜寒暑,饥渴疲劳,一心赶救”。一次,他在路上看到几个人抬着棺材在前面走,从棺材里滴出几点鲜血,后边跟着一个老婆婆,伤心大哭。这种情况引起他的注意。一问,才知道棺材里的“死人”是老婆婆难产刚死的独生女儿。他告诉老婆婆,产妇并没有死。于是开棺抢救。一看,产妇脸色蜡黄,一丝血色也没有,同死人无异,但一摸脉搏还在微微的跳动。孙思邈选定穴位,只扎了一针,不一会,产妇就苏醒过来,胎儿也顺利下产。眼看母子得救,大家十分感激,齐声称赞他的医术高明。《历代名医图赞》称道:“唐孙真人,方药绝伦,扶危拯弱,应效如神”(《本草蒙筌》)。 孙思邈在生之年为医药事业作了那么多重大的贡献,临终时,却遗嘱“薄葬,不藏明器,祭去牲牢”。这种精神是很可贵的。他深受人民的爱戴和敬仰。他的家乡人民给他修庙立碑,把他隐居过的“五台山”改名为“药王山”。山上至今保留有许多有关孙思邈的古迹,如“药王庙”、“拜真台”、“太玄洞”、“千金宝要碑”、“洗药池”等。这也说明历代人民对他的感情是多么深厚。